我们仍是工人:杨青矗《工厂三部曲》

我们仍是工人:杨青矗《工厂三部曲》

  多年前当我在科技业工作的时候,一位同事说过的话至今仍留在我心底。她告诉我:「工程师也好,网站设计师也好,我们这种人说穿了就是给人做工的,跟工人没什幺两样,只有你们这些专案经理才是坐办公室的。

  这位同事是资深前端网页设计师,她出社会得早,所以儘管只大我几岁,工作历练却比起我这种在大学校园中待太久的「小白兔」丰富得多。她工作认真有效率,经常自学最新专业技术,我内心其实很尊敬她。所以当她说自己是工人,而我是她的上级时,我情绪上相当难以接受。

  这些年来我始终在沉思她的这些话,我发现她至少有一半是对的。是的,即便是在冷气强烈的科学园区上班,出入配戴貌似专业的门禁卡,无论是工程师或者设计师,本质上都只是工人,虽然拥有社会上认为比较有价值的技术能力,但骨子里并没有比板模工或者生产线女工自由太多。他们对于自己在做的事情,事实上没有掌控的能力。

  但她的话也有错误之处,因为,我也是给人做工的。不管职称挂的多幺响亮,改变不了我听命于上级的本质。我对于工作内容同样没有真正的掌控能力,只是被上级要求「管理」专案中合作的技术人员,管理的方式与内容,由不得我。因此,我同样也是工人,我是坐办公室吹冷气的工人。

  当初同事对我说这些话,是希望点醒我当时天真幼稚的心态,能够主动点多帮她挡掉来自合作部门主管的多余工作要求。她看穿了我错误的认知,以为我和她是平等的伙伴,直接了当的告诉我,事情不是这样。

  至少,绝大部分工作的本质不是这样的。

  在杨青矗的《工厂三部曲》中,提到不少1970年代工厂女工的处境。在所谓经济起飞的年代,年轻女性离开家乡到加工出口区成为工人,但作为工人的同时,她们也是人,工厂内不仅有着劳资不对等的压迫,还有同工不同酬的歧视,女性更容易遭受职场内男性的性剥削。

  继民视改编《工厂三部曲》中的《外乡女》为电视影集之后,公共电视也将另一本小说《工厂女儿圈》改编为迷你影集《奇蹟的女儿》。《工厂三部曲》当初被视为「反映时代」的社会写实小说,尔后绝版数十年,却在2010年后再度成为热门改编对象,这是为什幺呢?

  因为绝大部分的我们依然是工人。只是过去有好一段时间,在产业转型的掩护之下,人们忘记了这个关键且残酷的事实。在天上飞行的空服员,是天空里的女工;在科学园区里轮班轮到看见星星的,是科技业的男工;在便利商店里手忙脚乱调配现泡茶、加热便当、点数库存的,是像鹦鹉一般会说「您好欢迎光临」的杂工。

  所有的我们,99%都是工人,为了一份薪水折腰。而当薪水份量相较之下越来越低,显然不足以全然牺牲一己之尊严时,抗争发生了,改革的呼声响起了。这个时候,人们回头去看《工厂三部曲》,发现这些问题老早就存在,四十年来没有本质上的改变。社会终将领悟到,不是那些因为工厂关了而卧轨抗争的才是工人。

  当我离开科技业的工作时,声称自己是工人的同事对我说:「以朋友的身分,我觉得你这幺不开心就走吧。但以同事的立场,我必须告诉你这里不是我待过最糟的地方。

  我还记得第一天到那个公司上班的时候,内心雀跃获得了一份有挑战性的工作,但很快的这份感觉消失无蹤,因为正是那天在搭电梯的时候,录取我进来的男性上司对没上粉底的我说:「为什幺你今天看起来皮肤比较棕色一点?」

  这个公司除了週五之外不允许穿牛仔裤上班,迟到次数最多的员工会在跨部门群组信中被昭告天下。基于某种抵抗的心态,我再也不化妆上班,但上司的歇斯底里管理风格和歧视骚扰没有停止过。意外的,并不是所有部门中的女性都觉得上司的言行不可忍受。儘管部门中每个女性员工被挑进来的原因之一都是身高超过一米六这样可笑的标準,也经常因为衣着穿搭而被调戏。

  我自认为自己工作做的很好,但光是工作完成并不够。有一种劳动称为情绪劳动,你必须表现出欣赏上司的样子,但我失败了。终于有天他崩溃问我:「你是不是就是看不起我?」

  我没有对他时时露出笑容。他此刻的情绪激动意外的让我感到非常冷静,看着眼前这位贵为副总的四十多岁绝望男子,心里带着一丝疑惑:「我不过只是听你指挥的工人,我个人是否看得起你又为什幺重要?」

  而可怕的却是,这里竟然不是我的同事「待过最糟的地方」。这世界上存在着更多不可想像、不可忍受的恶劣劳动环境,不是逃走去卖香鸡排就能解决,但我们却告诉自己,因为念过大学,所以我们已经不是工人。

  不,我们仍是工人。因为我们是工人,所以我们要奋力抵抗这个让工人活不下去的世界。

书籍资讯

书名:《工厂人》、《外乡女》、《工厂女儿圈》

作者: 杨青矗

出版:水灵文创

[TAAZE] [博客来]

  • 2020/07/10
  • 219阅读
  • 作者:
主页 > 生活情报 >我们仍是工人:杨青矗《工厂三部曲》